家的味道

  转瞬间,我的家已有20年了,屡屡回家探访怙恃,踏上家乡的这片地皮,总有一种复杂的情绪,影象的闸门也随之而打开。

  怙恃一生共育有6个子女,能把6个顺利养大是非常不容易的事。这得得益于的吃苦耐劳及的勤俭持家。特别
母亲是持家的一把好手,我时,家里虽然人多,日子艰难,但母亲把家里摒挡的杂乱无章。母亲不仅会持家,还有一手好的针线活,缝衣做鞋、针织绣花样样在行,并且还做的一手美食,再简单的食品
经由她的手做进去都是那样的苦涩可口。

  在我的影象中,每年小麦的节令,母亲都用面粉做各种美食。母亲用面粉做大馍、蒸包子、擀面汤、做面疙瘩、摊面饼。母亲做的面汤、面饼特此外好吃,有时面汤里放上马铃薯或瓠子一同煮,面饼里加之韭菜或糖真是美味。我最有技巧含量的是母亲做的大馍和包子。母亲做大馍和做包子时,用老粉(经由发酵的面团)搀在面粉里,放上适量的水,放上糖精(糖是不舍得放的)搅拌均匀,而后做成一个个方方的馍,放在事先预备好的篮子里发酵,等面团发起来,就可以放在大锅上蒸了,蒸熟后等于一顿美餐。做包子工序也如此,用咸菜或糖做包子馅,吃着母亲亲手做的馍和包子,心里也是特此外甜。

  红薯成熟的节令,母亲也用红薯做各种美食。我们家乡简直家家户户都产红薯(山芋),红薯成熟的节令,蒸红薯、炒红薯、红薯煮稀饭、把红薯切片放在太阳底下暴晒做红薯干,红薯干煮稀饭是既经济又有营养;红薯粉做进去的各色小吃也是绝好的美味。炒红薯时把红薯洗净切成薄片,把大蒜切碎,用大蒜炒红薯片,吃在嘴里,唇齿留香。母亲还用红薯熬制红薯糖稀,红薯糖稀做成的炒米糖又甜又脆。

  花菜成熟的节令(这个花菜是用腌制的花菜,不是现在街上的有机花菜),父亲爱吃花菜饭,母亲于到菜园拽一两棵花菜回来离去切碎洗净,放在米里一同煮,一煮等于一大锅,远远的就能闻到香。

  腊月是农闲节令,母亲又起头了紧张的忙碌,在父亲的配合下,母亲起头蒸阴米、做团子、做炒米糖、腌制咸菜、腊肉。记得蒸阴米时,母亲用一个大蒸桶,里面放大半桶淘净的糯米加之水,放在大锅上蒸,蒸好后倒在晒箕里放在家里阴几天,等米发硬了而后用手工逐渐
搓揉,把米揉开来放在太阳底下晒,晒干后就可留着做炒米吃或做炒米糖了。做团子也有几道工序,首先把籼米、糯米按一定比例掺好,而后用水淘净,放在桶里泡几天,而后用推磨磨出粉来,再在地上用芦席圈出圆圆的一块地,地上先放一层厚厚稻草灰,稻草灰上放一层厚厚的草,再用干净的大被单铺在草上,磨进去的米粉就放在被单里,放两天,等被单了的水渗的差不多了,就起头做团子了。做团子时,家里出格热烈,有时隔壁邻居几家在一同做。把家里的大门、凉床、晒箕洗干净,用凳子担起来,在门上、凉床上、晒箕上铺上团子叶,用手把白白的粉团,搓成圆圆的形状放在叶子上,而后放在蒸笼里蒸一个多小时,团子就做好了。屡屡此时是孩子们最快乐的时分,大人做团子,小孩在门前的操场上嬉戏追逐,吃着带着粽香的团子,感觉从里到外都是甜的。团子一做就一大缸,一向吃到来年三四月间。团子煮着吃、煎着吃、炒着吃都行,母亲有时用糖煎团子,团子煎的两面黄,吃起来又脆又软又甜;母亲偶尔也用腊肉炒团子,再放点蒜,吃起来真是绵软可口,等于珍馐美味。

  做炒米糖的工序也较复杂,事先得预备一些小麦浸泡,浸泡后等着小麦抽芽,抽芽后放在太阳底下晒干,再磨成粉状备用。比及做炒米糖的那一天,再和山芋或大米在一同煮,等煮熟后再用开水稀释搅拌。再事先预备一个大澡盆,澡盆上放上两根扁担。把煮熟稀释搅拌后的山芋或大米到烧箕里沥水,把渣子沥进去。把沥出的水放大锅里用大火熬,一边熬制糖稀,一边用锅炒炒米,等熬制成糖稀后就可做糖了(熬制糖稀和做糖的过程要把握住火候)。再用一个大澡盆,把炒好的炒米放在盆里,把熬好的糖稀倒在炒米上,再用唐锤子锤均匀,构成
硬块,最后倒在桌子上切块,这样一盆炒米糖就做好了。炒米糖做好后,母亲用一个大罐子贮存起来,母亲舍不得吃,想留着逐渐
品味
,我时常偷着吃。

  腊月也是腌制腊肉及其它咸货的好时节。影象中母亲每年都腌制一些咸货,如咸肉、咸鱼、咸鹅、咸鸡等。这些食材都是自家消费的。这些咸货中,我最爱吃母亲腌制的咸鹅。咸鹅蒸黄豆是上好的美味了,但平常是吃不到的,只有家里来了亲戚或过年的时分才能吃到。过年的时分,母亲普通把腌制的咸货和猪肉一同放在大锅里煮,等煮烂后,用刀切的一块块的,放在盘子里,这是我吃过的最佳的美味了,吃在嘴里,是口齿留香、回味无穷。

  影象中母亲最最拿手的一道菜等于咸菜烧肉,肉香加之咸菜的奇特风味,闻起来是芬芳四溢,吃起来是油而不腻。一大家人都吃母亲做的这道菜,大家都效仿母亲去做这道菜,但总认为不母亲做的好吃。

   岁月如流,时光飞逝。生活前提在逐渐
的改善,许多吃的在超市及市场上都能买到,母亲也渐渐不做上述美食了。往常的怙恃都已步入行将就木,老迈龙钟。以前是母亲做给我吃,现在我要做给母亲及父亲吃。我每周至多回家一次,回家时买菜外,也时常买些小吃带回家,帮母亲烧菜做饭、扫除卫生,基本都是忙忙碌碌、来去匆匆,也不抽出多少陪怙恃亲谈天,即使谈天基本是报喜不报喜。我认为最对不起的是母亲,近几年由于事情上的一些变故,让母亲费心很多
。由于母亲,我能在要害的时刻熬过来;由于母亲,我心坎逐渐
强大;由于母亲,我始终咬定青山不放松……。每次回家匆匆忙忙烧几个菜上桌,但只需看到怙恃亲吃饭香喷喷的模样
,我的心坎就很、很。由于怙恃在,家就在!

  蓦地:本来家的滋味等于幸运的滋味!